— 阅烬 —

【Evanstan】W&D·4

又名:论狼与狗的可交性

— — — — — — — — — — — —

前文:[ 1 ]  [ 2 ]  [ 3 ]   设定:[ 1 ]

— — — — — — — — — — — —

W&D·4

·

我叫Sebastian,是一只牧羊犬,最近我总是有些烦躁。

秋天越来越近,农场与森林交接的浅沟被落叶填满,高大的槭树的树冠完全被点亮了,远远看去就像是一排熊熊燃烧的火炬。

家中到访的人变多了,有时一天的客人比过去一年的还多,我直觉将要发生点什么,因为每个人都像是忧心忡忡。

Captain说这是因为有敌人发现了主人们的安全屋,也许我们很快就要搬家了。他是跟随主人时间最长的狗,在城市里的时候就经历过几场战斗,那时我还是只被关在大衣柜里保护着的小崽子,而Captain的后颈上现在还留着一道被子弹灼伤的疤痕。

我并不害怕这些,但也并不想搬离这里,我习惯了现在这种生活,包括足够让我们疯跑的草场和一点也不乖巧的羊群,还有每天作为夜宵的兔子。

我记不清自己到底吃了多少只Chris带来的野兔,也许足有几十只,也许两只爪子就能算得清,而我们已经成为了非常好的朋友,这样说有点奇怪,但他的确是一条非常诚恳而且可爱的狼。

我们每天待在一起的时间总要比前一天长一点,最开始我们都对彼此戒备着,浅沟就是不可逾越的警戒线,但在熟悉了之后,它反而成为了我们并排躺在一起打瞌睡的软床。

这还是Chris告诉我的,他在有天晚上邀请我到上面躺躺,说话时眼睛在月光下又湿又亮。

我根本无法拒绝这个,接着惊喜地发现在一阵松枝被压断的脆响后,我们一下就陷进了厚厚的枯叶里,这感觉比棉花芯的狗窝还舒服,简直就像是睡在云朵上。

Chris在这时会靠过来,轻轻咬我的耳朵、舔一舔我肚子上的毛,这很痒,于是我总要用爪子圈住他动来动去的脑袋,或是翻过来压到他的身上。

“你怎么跟一只猫似的?”我瞧着他摇来晃去的大尾巴,顶了顶他湿漉漉的鼻尖,“我只见过Sergeant喜欢这样舔来舔去的。”——Sergeant是只又厉害又温柔的猫,他和Captain每天都形影不离。

Chris耸了耸鼻子,然后将头埋进我脖子旁边的枯叶堆里,声音透出来显得有些闷:“他也总是这样舔你吗?”

“有时候吧,但他还是更愿意和Captain腻在一起。”我回答,这只狼实在太沉了,我不得不挪了挪屁股,“起来点儿,Chris,我要被你压得晕过去了。”

Chris听话地将自己撑起来,他居高临下地望着我,表情看起来好像有点委屈:“那是他舔你更舒服,还是我?”

我一头雾水地看着他:“这没法比较,Chris.”我实话实说,“他只有那么一小点。”

“如果我跟那只金毛寻回犬比呢?”Chris的耳朵耷拉下来了,样子可怜得要命,我心里莫名其妙地有些难受,但也只能诚实地回答:“他是狗,你是狼,Chris,应该都差不多。”

Chris不再说话了,背对着我蜷成一大团躺在那儿,直到我离开的时候都是这样恹恹的。

湿润的风裹挟着树林的清香从背后里吹过来,我迎着月亮慢慢地往农场走,思考着自己到底是哪句话惹Chris这样难过,但将要走到篱笆的时候还是没想明白。

我忍不住回过头,Chris还没有离开,他蹲踞在边界线旁,仰起头发出长长地狼嚎,然后遥远地望见我,原地踏了两步,甩了甩尾巴,像是犹豫地俯趴下去。

我呼出一口气,突然觉得非常思念他,这太奇怪了,明明我们才刚分开不到一分钟,但我转过身朝着他飞跑过去,被踩断了的枯草窸窣作响,夜露打湿了我的毛皮。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

扑通。

我听见自己快得离谱的心跳声。

扑通——


·

我叫Chris,是一头狼,最近我的幸福里有一点点难过。

今天是Sebby第二十一次到边境线来找我,他看上去像是有心事,但却没有告诉我。

夕阳将天空点燃了,风推着火一样的云彩飘来飘去,Sebby躺在浅沟里打盹,身子在睡梦中微微蜷起来,毫无防备的样子就像一只年幼的小狗。

我凑过去轻轻舔了舔他的嘴角和脸颊,然后是他肚子上又细又软的白毛,这时他朦胧地醒了,用爪子圈住我的脑袋。

Sebby的怀里香喷喷、暖融融的,我忍不住又蹭了蹭他的肩膀,

“你怎么跟一只猫似的?”他用湿漉漉的鼻尖顶了顶我的,“我只见过Sergeant喜欢这样舔来舔去的。”

我知道Sergeant,那是一只黑足猫,每天都趴在一只叫Captain的金毛寻回犬的背上,实际上我一直觉得把他当做家养动物的Sebby的主人有些神奇,因为这只猫的体型虽然还不如我的脑袋大,但单打独斗也能猎食一头羚羊。

我瞅了瞅Sebby,他不仅不知道那只小东西的威胁有多大,而且好像还非常喜欢他,我突然觉得有点不爽了,但我不想让Sebby看出来,于是只好把脸埋在枯叶里。

我问那只猫是不是也这样舔他,Sebby很快承认了,语气软乎乎的,然后说我压得他喘不过来气,这时我才突然意识到一个可怕的事实——Sebby好像对小型动物情有独钟!

这绝不是一件好事,因为我已经脱离“小型动物”很多年了,于是我又问和那只金毛比我是不是更叫Sebby喜欢,他想了想,说我们不是一个物种,但应该差不多。

差不多——那一瞬间我真的已经感觉到有烫烫的液体在我的眼眶里打转了。

我突然非常懊悔自己问了那样傻的问题,Sebby为此感到困惑和为难了,因为实际上这就是没办法比较的事。

可是、可是不论与谁相比,Sebby在我心里都是独一无二的。我第一次想也许我对Sebby而言,和他对我的意义是不一样的。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们没怎么说话,因为我怕自己一开口就要丢狼地掉眼泪了。

他离开的时候,我在他背后望着他,我一直以来都是这么做的,我想也许哪一次他会忍不住回头来再和我说一次“明天见”,但他一次都没有——暂且没有。

我想到这里的时候突然看到Sebby回过了头,我一时间没法形容那种心情,我手足无措地朝他摇了摇尾巴,然后看见他朝我跑过来。

于是方才那些消极的失落的不确定的全都飞到了不知名的地方去,呼啸的林海和温柔的月光也全都听不见看不见了。

他朝我跑过来。

—T—

这次的有病使我不是特别快乐了...

妈的我为啥有点想哭...

— — — — — — — — — — — —

呜呜呜

请不要发射死亡光波

爱大家❤️

评论(72)
热度(278)

2017-05-14

278

标签

evanst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