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阅烬 —

【Evanstan】W&D·3

又名:论狼与狗的可交性

— — — — — — — — — — — —

前文:[ 1 ]  [ 2 ]   设定:[ 1 ]

— — — — — — — — — — — —

W&D·3

·

我叫Sebastian,是一只牧羊犬,最近我没有那么烦躁了。

夕阳坠落的很快,当我走到边界线时,天边只剩下了一道明亮的蓝紫色,晚风飒飒地吹过草地,半枯的草尖划过我肚子上的软毛。

有点痒。

Chris站在浅沟旁——我记得他叫Chris——大尾巴一下一下地摇晃。我从不知道狼也有这种习惯,但我仍是像他一样摇了摇尾巴,并且趴低了身子以示友好。

但我马上发现自己的举动有些不妥,因为Chris像是被我吓了一跳似的原地踏了两步,他从眼皮底下望着我,那模样怯怯的,可怜的不得了。

我才想起在狼的肢体语言中俯下身意味着威胁和攻击,这实在不是一个好的开场白,于是我只好急中生智就地打了个滚,然后学着他几天前的动作,凑过去轻轻咬住了他的颌骨。

这下准没错了,我心想,因为他立刻就伸出舌头舔了舔我的后牙,这让我的鼻端是那种森林里特有的野性味道,再加上一点兔子血的腥甜味儿。

兔子?我耸了耸鼻子,缓慢地松开嘴巴,Chris看上去已经了解了我交朋友的意思,他短促地嚎叫了一声,喉咙里传来一阵软乎乎的呜咽。

“给你的。”他忽然小声说,从背后叼出一只新鲜的野兔,用鼻尖顶着小心翼翼地推过浅沟,我想这时我应该矜持地说不要,毕竟那个来道歉的并不是他,但我知道现在的自己眼睛大概都直了。

这不能怪我——由于主人们听信了“狗狗吃纯狗粮有助于狗体健康”的鬼话,我真的已经太久没有吃到过新鲜的生肉,那只散发着迷人血腥味的死兔子对我而言诱惑力太大了,这叫我根本没办法拒绝。

于是我礼貌地道了谢,然后尽量不太急切地将那只兔子拖过来大快朵颐——实际上也没有多大——那鲜嫩多汁的肉质让我激动地忍不住想摇晃屁股。

一时间我的世界里只剩下肉和我自己,就在这只兔子只剩下一条大腿的时候,我听见Chris有点犹豫的声音:“你、你还记得我吗,Sebby?几年前你在森林里救过我的命...”

实际上在我刚会走路之后就没再听过别的动物叫我Sebby了,但看在兔肉的份上我决定不计较这一次,而且我不太记得自己曾救过一只狼,这让我有点不好意思。

Chris看出了我的疑惑,他提醒道:“就是你们和上一任狼王猎狍子的那天,我被卡在一个石头缝里,你一下就把我叼出来了,还舔了我的脑袋……”

我想起来了,那真是很多年前的事了,我还是一只刚成年的牧羊犬,在溪边埋伏的时候有一只毛团儿似的小狼崽在石缝里不停扑腾,他那手忙脚乱的样子太好玩了,我忍不住看了好一会儿才把他叼出来。

而他头顶的毛被蹭掉了一撮,我记得我当时的确舔了舔,心里想的是如果长不出来将是多搞笑的一件事。

我有些心虚地抬眼望了望Chris的脑袋,看见他完整的头毛和期待的眼神,我只好支吾着说“是”,同时在心里将当年那只坏狗狠狠地骂了一顿。

我收回前言,我还是很烦躁的,对自己。


·

我叫Chris,是一头狼,我最近非常非常非常非常幸福。

从Sebby朝我摇晃尾巴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自己完蛋了,真的,这种感觉像是溺水,叫我喘不上气,但谁要是胆敢把我从爱河里捞上来,我准要咬断他的腿。

然后我的Sebby俯下了身子,湖水一样的眼睛在最后的夕阳中波光荡漾,他歪着头,显得沉稳又无辜,而我甚至丢脸的被可爱到站立不稳。

紧接着、更要命的是他紧接着又在地上打了个滚儿,立起来的时候温柔地含咬住了我的嘴巴。

狼神啊——!!!

我用尽这一辈子的忍耐力控制着自己,只是偷偷伸出舌头来舔了一下他的牙齿,我从来没有那么满足过,真的,就算让我当时就离开狼世我也死而无憾——但后来我想明白了,我可不能这么早就死去,我才刚开始恋爱呢。

我已经忘了自己又做了什么,但大概是一些有点傻但不至于失礼的事,因为我回过神来之后,发现Sebby已经在吃我带给他的那只兔子了。

唉,实话实说,我从没见过那么好看的吃相,单单是他舔掉嘴边的血丝的动作就足够我看一辈子了,于是我决定明天给我的Sebby带一只狍子,这样我就能看更久一点。

想到狍子,我忍不住问了他还记不记得当年我们相遇的情形,他只思考了一小会儿就记起来了——我就知道他一定没忘了我——这让我兴奋得想要绕着森林跑圈。

但我没有去跑圈,因为Sebby将那条肥美的兔腿推到了我面前。

看来是时候考虑和Sebby从群居中搬出来、找一个小窝、领养几只小崽子、开始美好的新生活了,我冷静地想,一边将那条兔腿仔细地吃干净。

毕竟分享食物这件事比交配还亲密,我悄悄抬起眼看他,觉得自己脸上烫得很,还好我的毛比较厚。

而Sebby看上去也有点害羞,他用前爪在地上刨出了一个浅浅的小坑,不小心沾上了一点褐色的土灰,我帮他拍掉了,他细软的毛发蹭过我的。

有点痒。

临走的时候我问他明天还会不会来,我知道他要忙着看那群一点也不听话的羊吃草,我可不想让他为难,而他很快就点了点头,我高兴得凑过去用头顶蹭了蹭他的下巴。

但刚一做完这个动作我就后悔了,我不想让他觉得我是一条幼稚的小狼,我有担当的,于是我连忙说明天要猎一只狍子来给他吃。但他犹豫了一下,用那种软乎乎甜滋滋的声音说:“还是兔子吧。”

“好好好!”我回答,知道他是因为太善解狼意才这么说的。

唉,你们瞧啊,他怎么那么好。

我目送着他离开,这时候我才发现天色已晚。月光洒下来,在我的Sebby的身上罩了一层柔软的薄光,这让他的每一根毛发都闪闪发亮。

星群挂在夜幕上。

但谁都没有他耀眼。

—T—


继续有病使我快乐哈哈哈哈哈哈

但狼桃的心理活动对我来说真的太太太难写了

毕竟我是只会喃喃“我死了”之类的那种...

— — — — — — — — — — — —

请不要发射死亡光波呦~

爱大家❤️~

评论(70)
热度(332)
  1. 圆滚滚的水饺sue1973 转载了此文字
  2. sue1973阅烬 转载了此文字

2017-05-06

332

标签

evanst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