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阅烬 —

【Evanstan】W&D·2

又名:论狼与狗的可交性

— — — — — — — — — — — —

前文:[ 1 ]  设定:[ 1 ]

— — — — — — — — — — — —

W&D·2

·

我叫Sebastian,是一只牧羊犬,最近我总是有些烦躁。

那晚我从边界线回来,本以为那条狼会知难而退、又或是恼羞成怒地对农场发动攻击——我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但他依旧只是在那里徘徊,后来甚至发展成每天趴在浅沟旁睡午觉。

这是个莫大的挑衅,简直比被别的动物咬住后颈更让我觉得愤怒,但我不能轻举妄动,我比谁都知道狼是种狡猾的动物,也许他就是想让我失去理智跟他打上一架,这样他的那些同伙就能趁机叼走几只可怜的小绵羊。

我把这件事告诉了Johnny,希望他能从中分析出点儿有用的信息,他是一只小哈士奇,虽然我不想承认,但他的确是犬类里最接近狼的一种。

在我叙述那只狼的恶行的过程中,Johnny一直歪着脑袋耷拉着舌头望向我,这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动作了,它真的很傻,而且我看到了,自己也会忍不住做出同样的姿势。

于是我们就保持着这样的动作进行了对话,直到我描述了那只狼是如何飞扑上来咬住我的颌骨并威胁地低吼时,Johnny才“倏”地正过脑袋:“他咬了你的嘴巴?”他问,语气像是有点不可思议。

我点点头,他的神情让我有些紧张起来了:“是的,不过后来我警告了他——”

“——你竟然还警告了他?!”Johnny几乎蹦了起来,耳朵高竖着,在我面前踱来踱去,“你肯定让他伤心了,Seb,我认识Chris,他是只友好的狼,而且总是在打听你的事。”

我耸了耸鼻尖,这指责让我莫名其妙,我怎么会知道一个每天鬼鬼祟祟在边界线晃荡的狼是不是友好,我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哦好吧,我现在知道了,Chris.

“而且,Seb,你得知道,一只狼轻轻咬你的嘴巴绝对不是想攻击你,他是——妈的——他是想跟你做、做朋友!”Johnny大声说,神情不太自然,浑身的毛都像是要炸开了一样,我下意识警惕地后撤了一步,但他话音未落就一头扎进旁边的食盆里,将狗饼干咬得“咔嚓”作响。

这让我更加困惑了,Johnny看上去就像是只奶狗听见长辈们谈论起交配的事,而且他原先可从不吃那些“小崽子喜欢的玩意儿”。

Johnny还在把饼干渣喷得到处都是,而我有些心情沉重地走出了狗窝,连门口我最喜欢的磨牙棒也不想去理会。

虽然Johnny的表现有些难以理喻,但我知道他是这世上最诚实的狗,就算用一百根骨头诱惑他,他也不会说谎话。

我肯定是误会了Chris,这个想法让我坐立难安。

我慢慢走到羊群旁,他们正悠闲地吃着草,我的两个主人正在院子里浇花,时而凑近了亲吻对方的脸颊,他们也时常这样亲吻我,我爱这个,今天却不想去参加他们的游戏。

有一只翅羽破败的蝴蝶停在我的鼻尖,我没有动,静静地等他歇息够了扑扇着离开。他快要死了,我知道,但明年还会再回来。

太阳已经偏西,风把叶子哗啦啦地从树上吹落又从地上卷起,我看见那只狼从一堆枯叶里站起来,他刚睡醒,神情迷糊着,在与我目光相对的一瞬间猛地打了个激灵,疯狂地摇晃起尾巴。

我忍不住觉得好笑,自从知道他不是条坏狼之后,他的举动在我眼里也有所改观。他看上去还很小,可能才刚刚成年,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他总是孤孤单单的——这么早就成为狼王一定非常寂寞。

而我竟然威胁了一个可怜的、前来示好的孩子,我有些沮丧地想,这真不利于农场和森林间的和谐。

我是条有担当的狗。我抖了抖沾在身上的草叶,朝边界线走过去,我应该和他道个歉。


·

我叫Chris,是一头狼,我最近非常非常幸福。

回到森林深处后我跟同伴们讲述了刚才发生的美妙经历,但是他们谁都不肯相信,Sebby——我当然早就知道他的名字——特地跑过来跟我了打招呼。

甚至在我说到Sebby被我过于急切地冒犯了后还温柔地提醒我要慢慢来的时候,小心眼的Mackie一脸怀疑地找茬说那可能只是一个警告。

我不屑地抖了抖耳朵,Mackie这种不知道爱情之美妙的孤狼实在是太可怜了。

于是在此之后的每一天,我都会带着一只新鲜可口的兔子,蹲在边界线旁边等待我害羞的准伴侣再次降临我的身边。

Sebby没有让我等太久,他是一条可爱又贴心的狗,在我把森林里所有兔子都猎净前就踏着金黄的夕阳走来了。

我当时正在闭目养神,听到一点脚步声就半张开了眼睛,我看见Sebby频频朝这边望,身上的毛被风吹得蓬蓬松松的,忽然有一只蝴蝶落在他的鼻尖上,他没有动,湖水颜色的眼珠盯着那个残破的小玩意,耳朵耷拉着,那样子可爱的不得了。

但那个位置应该是只有我能碰到的,我有些不满地想——这不满当然是针对那傻蛾子的——而我的Sebby可是一条连蝴蝶都不愿意扑的善良的狗。

当我终于与他目光相对时,我感觉整个世界都变得无比美妙,天空变成可爱的粉红色,就像是午后阳光下的溪流中,一条吐着泡泡的红鲤鱼——它们是最好吃的。

我从枯叶堆里站起来,还是忍不住激动得想要跳舞,但我只蹦跶了两下就恢复了冷静,我不能因为上次那仓促的示好就让Sebby认为我是一条不沉稳的狼。

于是我只是站在那儿看着他朝我走过来,一步一步的,每一爪都在我的心脏上踏出柔软的脚印。

—T—

继续有病使我快乐哈哈哈哈哈

这次傻包的心理活动比傻桃还多了...

难得...

— — — — — — — — — — — —

请不要发射死亡光波呦~

爱大家❤️~

评论(72)
热度(334)

2017-04-17

334

标签

evanst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