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阅烬 —

【Evanstan】Don't Cry On My Shoulder·1

又名:前五次Chris都哭了,最后一次他还是没忍住

北美吐槽君“本人男,学弟舍友在外放荡不羁回家爱抱着我哭”梗

请一定点上面的链接!超萌!

— — — — — — — — — — — —

Don't Cry On My Shoulder


1

Sebastian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厨房里对着菜谱煮一锅苹果水,那是隔壁的Anthony拜托他的,Sebastian做的挺用心,毕竟他可不想成为某个姑娘胃疼的罪魁祸首。

“嘿,怎么了?”Sebastian把手机夹在耳朵和肩膀之间,他舀起一点甜水来尝尝味道,却被酸得丢掉了勺子。

那边是震得耳朵发疼的舞曲,对方说话的声音显得格外遥远,“嘿,是Sebastian Stan吗?我是Scarlet,Chris的朋友。”这是个女孩儿的声音,像是烟和醇酒,或只是酒心巧克力,“哦这真不好意思,Chris喝多了,大概得请你来接他一下。”

Sebastian皱起眉,Chris是他合租了快一年的室友,也是大学里的学弟,但实际上他们除了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以外并没有别的交集,不过Sebastian很快记下了酒吧的地址,他是个细心的好学长,出门前甚至还记得多带了一件大衣。

事实证明Sebastian的细心是必要的,他刚把车停在路边,一眼就看见Chris像雕塑似的伫立在酒吧前的空地上,这时候已经下了好一会儿的大雨,Sebastian举着伞跑到Chris身边的时候发现他的衣服都湿透了,Chris低着头,雨水顺着他分明的面部线条不停滑落,乍一看像是他在哭。

“你来啦。”Chris在Sebastian拍在他肩膀的前一秒忽然抬起头说,这把Sebastian吓得一愣,Chris却露出了一个恶作剧得逞后的傻笑来。

Sebastian强忍着不去翻白眼,他把伞打高了一些,望见门口有一个特别漂亮的姑娘正往这边瞧,“这个傻子坚持要在那儿等你!”那姑娘拢着手喊,“快把他带回家吧!”Sebastian猜出她应该就是Scarlet,他扭过头冲那边笑着挥了挥手,被Chris卡着下巴强硬地把脸转了回来。

“别看她。”Chris皱着眉说,语气比天色更不好,Sebastian终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想Scarlet大约是Chris的准女友或暗恋对象。

Sebastian把摊在他身上不肯好好自己走路的Chris扶到车旁,打开副驾驶的门,Chris却直接坐进了后排,抱着胳膊像是在生闷气,Sebastian拿这个小气的醉鬼没办法,只好提醒了他一句换上外套,Chris哼了一声,鼻腔音黏糊糊的,算是回应。

一路上两人都没再说话,Sebastian时不时往后视镜里看,Chris光裸着上身披着他的外套,把湿透了的上衣脱下来堆在旁边,这让Sebastian非常想提醒他一句把衣服拿开。

到家之后Chris低着头不肯进来,他身上的雨水很快流下来把脚垫上那个粉色的桃心洇成深红——这也是Chris后来换的,那阵子Sebastian每次开门时总觉得自己走错了房间。

深秋的纽约已经很凉了,Chris固执地赖在门口,健壮的身体和纤长的睫毛一起瑟瑟发抖,于是Sebastian只好从卧室拿了一条浴巾,像对待一只狼狈的大型犬一样将他整个包裹起来,而Chris却突然在Sebastian将毛巾绕过他肩膀的时候把对方拦腰抱住。

“…你这什么毛病?”Sebastian有些费力地问,觉得自己很快就要被对方的胸肌挤到窒息,他用力推了推环在腰上的胳膊,而Chris把脸埋在他的肩窝里纹丝不动。

“我喝多了。”Chris宣布,声音里带着比乌云还要多的水分,他抽了抽鼻子,像是条认主的小狗在辨识气味。

Sebastian后颈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但他强忍着没有动,因为他感觉到肩膀的衣料已经被温热的液体浸透了——Chris哭了,并且从他后背抖动的频率来看,还是正准备歇斯底里嚎啕大哭的那种。

“…出什么事了?”Sebastian有些犹豫地抬起手拍了拍Chris,他对于安慰掉眼泪的男性毫无经验,更没有见过这样的Chris,实际上对方在他的印象里大概算得上是学校里有名的玩咖,哭哭啼啼和夜店酒吧明显不是搭配选项。

Chris很快“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抽噎声在深夜的空旷楼道里不停回荡,Sebastian只好强硬地将他拽了进来,Chris紧紧搂着他的腰,脚下磕磕绊绊的,但好歹可以让Sebastian将门关上。

“我那么喜欢S......”Chris哭得打了个嗝,“S.......不可能喜欢我——”他口齿不清地哭诉,将人名说的含混难辨,Sebastian只隐约听见是“S”打头,心想Chris果然是被那个叫Scarlet的姑娘拒绝了。

Sebastian有些怜悯地摸了摸Chris在他颈窝里拱来拱去的脑袋,听了一会Chris的胡言乱语,不由得开始担心对方会把口水流到自己的衣服上。

“嘿,小伙子,这没什么的——老天快别用你的汗衫擦鼻涕——你知道,路还长着呢,你还有机会的。”Sebastian言语温和地劝慰着Chris,那条浴巾从Chris的身上滑落了一点正好露出他左边的肩膀来,Sebastian无奈地将它拉起来搭好,顺道盖住了Chris前两天刚刚纹上的图案。

Chris闻言泪眼朦胧的抬起头来望向Sebastian,他其实比Sebastian还要高上一点,但仍坚持着一个小鸟依人的姿势,他从潮湿的长睫毛底下看着他的学长,目光楚楚可怜:“真的吗?我还有机会吗?”

Sebastian冲Chris十分温柔地微笑:“当然,相信我Chris,你永远有机会。不过你首先要做的是把脸从我的肩膀上抬起来——它已经开始发麻了。”


2

醉酒到抱着人流眼泪在Sebastian看来并不能算是什么丢人的事——毕竟那个哭得几乎要在地板上打滚的人也不是他自己——但Chris好像非常介意,直接表现就是他已经夜不归宿两天了,并且一个电话也没打回来过。

他们都是成年人,Sebastian当然不会认为有什么好担心的,事实上他对Chris从前每次晚归都要发短信报备的举动才觉得莫名其妙。

到了第三天的晚上,关爱学弟的Sebastian终于有点坐不住,他心不在焉地搅和着锅里的凤梨水——这当然又是Anthony拜托他的,据说上次那些酸得倒牙的苹果水居然收到了不错的反响,对方进一步提出了更高难度的,而Sebastian在心里默默怀疑那姑娘是农学系的,这几锅生化武器大概都进了某一匹小马的肚子。

电话就在Sebastian摘掉围裙的时候响了起来,他飞快地跑去客厅,按下接听键时才发现自己竟然还举着长柄木勺。

“嘿,Chris——”Sebastian打过招呼才后知后觉地发现来电显示并不是Chris的手机。幸好对方显然不是很在这个:“你是Sebastian Stan先生?Evans先生因为参与一场斗殴事件被巡警逮捕,不过已经被准予保释,他在联系人那一栏填的是你,你现在方便来接他吗?”

Sebastian不得不方便,于是他很快在警局门口的路灯下被冲出来的Chris扑了个踉跄。

“…没事的Chris一切都过去了,你先起来好吗?我有点站不住……Chris?你哭了?”Sebastian低下头,有些惊讶地看着这个费力蜷缩在自己怀里的大个子,他僵硬地抚摸对方微颤的后背,在夹杂着抽泣声的叙述里大致弄懂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起因是前天深夜,Chris在苏活区看到几个白人冲一个独自回家的姑娘说下流话,于是Chris在说教无效后将那几个人全揍进了急诊室,自己却被闻声赶来的巡警逮捕了,受惊过度的女孩儿两天之后才做了完整的笔录,法官拿到记录后很快跳过庭审给予了保释,这才把Chris放了出来。

“那为什么哭?嗯?”Sebastian把Chris毛茸茸的脑袋从自己的肩窝抬起来,他今天穿了一件皮衣,Chris沾了泪水的脸颊在那上面不停打滑,Sebastian盯着那双在灯光下闪闪发亮的蓝眼睛,“这不是很英雄吗?就像是美国队长。”

Chris吸了一下鼻子,有点破涕为笑的征兆,“美国队长可不会因为教训几个吹口哨的流氓就被逮捕。”他说到这里忽然委屈地下弯着嘴角,又像是要哭了,“警官都好凶,我还以为要坐牢了…”

Sebastian无奈了揉了揉Chris的发顶,他等的时间久了,手很凉,Chris皱着眉将它们拽过来贴在自己湿漉漉的脸上。

这动作有点尴尬,但Chris的表情清楚地显示着“如果你把手抽回去就哭给你看”,心软怕麻烦的学长只好就着这个姿势安慰他没有法律常识的学弟,“不会的。”Sebastian干巴巴的说,又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皱着眉问道,“你受伤了吗?”

Chris摇摇头然后点点头,握着Sebastian的手贴在自己左边颧骨的淤青上,Sebastian凑过去看,那片淤痕已经褪下去了很多,只留一块棕色的印迹,他下意识用拇指轻轻蹭了蹭,感觉到手掌贴着的皮肤温度明显又高了一点。

“Chris?”Sebastian有些好笑地叫他的学弟,对方几乎是慌乱地松开他,也不哭了,眼神与他错开,像是威士忌里相碰撞的两块将融的冰。

“回家吧。”Chris率先坐到副驾驶座上,两只手搭在膝盖上,模样比等待开饭的小学生更乖巧,Sebastian弄不懂他,只好无奈地摇了摇头,他发动车子后Chris把音响打开了,第一首歌是Felicia Moss的《Crying on my shoulder》。

—T—

— — — — — — — — — — — —

是难得多恋爱少做爱的模式

感觉有点磕绊只希望还能看

想勤奋一下试试隔日更

希望不会变大PiAnZi

接受人民群众监督

爱大家❤️


评论(66)
热度(602)

2017-01-08

602

标签

evanst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