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阅烬 —

【盾冬/芽詹】Kiss the rain

今天的雨真大……

所以想写一个下着雨有点冷但是心会暖呼呼的芽詹和盾冬

毫无意义的题目

是他们十五六岁时的初吻的故事

— — — — — — — — — — — —

一杯适合在雨天喝的蜜桃茶

— — — — — — — — — — — —

Kiss the first rain


Steve站在门口,凉风卷带着冷冰冰的雨珠吹进门廊里,将他的衬衫前襟打湿了。他哆嗦着拽了拽外套的领子,而那件过于宽大的卡其布夹克总是从他瘦弱的肩膀上溜下去,两只袖子则被风吹的高高的向后飞起来。

于是Steve不得不背过手去把它们抓住了,然后在肚子前系了一个可笑的结。

Steve等得时间不算短,又站的太过靠前将大半个身子都探到了屋檐外,雨水就顺着他暗金色的头发流到挺直的鼻梁上。Steve胡乱的抹了一把脸,不去搭理那些湿漉漉的额发,仍旧有些急切的往街口张望。

直到Bucky出现在街口的时候他才松了一口气。他朝着那个跑过来的身影挥了挥手,得到了一声远远的、拉长的、充满活力的“Steve——”

Bucky没有打伞——这让Steve皱起了眉——他跑的很快,踩进水坑的时候也不躲开,挽到膝盖裤子已经被雨水浸湿了,鹿一样又细又直的小腿露在外面。

“快、快回去!”Bucky将要跑到近前时冲Steve摆着手,但Steve不仅没有回去,他甚至走下了台阶,同时解开自己大衣的两只袖子,试图把它脱下来披到湿透了的Bucky的身上。“嘿,我没关系。”Bucky迅速的亲了亲Steve被冻得苍白的脸颊,揽住他的肩膀阻止着他解下衣服的动作,并用手遮住那个金发的小脑袋,拉着他跑进屋里。

Bucky回身关上了门,他撩起自己滴着水的额发,同时拽过还在粗喘的小个子,将自己凉丝丝的额头抵上了对方的,“谁让你跑出来的?”他不满道,“Steve,你知不知道自己还发着烧?”

Steve知道自己还发着烧,他也知道自己做错了,但他仍旧低着头小声辩解:“我又没等多长时间。”

“撒谎。”Bucky毫不留情的拆穿他,同时握起他的手搓了搓,“你看你都冻成什么样子了?你的手比冰块还凉。”

Steve抿着嘴唇沉默了一会儿,突然仰起头盯着Bucky问:“雨这么大,你怎么不打伞?”

于是这次轮到Bucky嘟囔着解释了,“我本来是打了伞的,真的。”他收起那些假装的严肃,笑嘻嘻的说,“但是风太大啦,你瞧,它都把我的伞吹跑了。”Bucky这是在说瞎话,他出来的时候跑的太急,Rebecca在门廊下举着伞奶声奶气的叫了他好几声都没能把他叫回来。

Steve当然知道Bucky在信口胡说,但那双又大又亮的绿眼睛总能让他说不出教训的话来。于是湿漉漉的小狮子没了火气,他一边被笑个不停的Bucky推着往阁楼上走,一边接过那湿透了的外衫来拧着水。

阁楼的床上摊着Steve没来得及收起来的画纸,其中有一副没画完的人像,那是他的作业,主题是“憧憬”。Bucky一眼就认出那个还模糊着的轮廓是自己,他饶有兴趣的把它拿了起来,假模假式的对一旁正在换衣服的Steve抱怨道:“Stevie,你到底还要画多少幅我的画像?我敢肯定,你们的老师都已经厌烦我了。”

“我不厌烦。”Steve套上一件肥大背心,凑过去把嘴唇印在Bucky的额头上。但这只是他假装镇定的一种手段——他那红彤彤的耳尖总是出卖他。Bucky笑着捏了捏他的耳垂,于是Steve恼羞成怒的将画纸夺了过来,然后连同床上的那些一起胡乱的叠好放到画夹里,“快去换衣服。”他推着Bucky的肩膀。

Bucky挑了挑好看的眉毛,决定不让这个本就发着烧的小个子更加面红耳赤。他先是把Steve推到床上去,看他盖起毯子来躺好,然后才换下了自己这身仍不断滴着水的衣服。

Bucky穿上Steve的短袖,光着两条长腿跑到盥洗室去拧了一条湿毛巾来,折好了搭到Steve的额头上。

“快上来。”Steve掀开毯子催促着他,Bucky钻了进去,紧紧地贴着Steve还发着抖的身子,他们都没有穿衬裤,光裸着的腿很自然的交缠在一起。“好凉。”Bucky揽着Steve单薄的肩膀,在他耳边小声的抱怨,他将小个子整个儿抱在怀里,就像只贪婪的小熊搂着他的蜂蜜罐子。

而蜂蜜罐子也紧紧抱着他的小熊。Steve把已经搓热了的手伸进Bucky的衣摆里,贴在他还有些潮湿的腰上轻轻摩挲着。

Bucky的被打湿了的深棕色发丝铺散在枕头上,是一种混合了雨水味道的很甜蜜的橙花香味。

屋外仍下着雨,水珠急促敲打在窗户上的声音让房间里显得更加安静。

“你能亲我一下吗?Buck。”Steve突然闭着眼用那种梦呓似的语气说。Bucky顿了一下,很快撑起来吻了吻Steve总是紧紧蹙着的眉间,然后他才突然意识到,Steve的确是在说梦话。

Bucky好笑的伸出手轻轻地梳理了一下Steve的头发,然后他对上了那双海一样的蓝眼睛。

“为什么不是嘴唇?”Steve又皱起了眉,但耳廓再一次红了起来,他有些局促的动了动,用脚勾住了Bucky的小腿。

Bucky笑了一下,然后低下头吻住了这个装睡的坏小子。

他们还没有接过吻。这是第一次,但Bucky永远无师自通——他甚至知道怎样用舌尖扫过Steve的齿列,再无比温柔的含住他饱满的下唇。

只是Steve不满足于这样的温存,他推着Bucky的肩膀示意他翻过身躺回床上,这得以让两个人都侧着身,然后他们紧紧拥抱在一起。那块凉毛巾早就掉落到枕头上,洇湿出一块没人在意的水痕。

Steve的吻毫无章法,他几次都不小心用尖牙咬疼了Bucky的舌头,鼻息急促的像是哮喘又找上了他,Bucky只好不停抚摸着Steve的背,同时想用轻微的哼声来提醒Steve别那么着急。

终于在Steve喘不过气的时候,他才恋恋不舍的松开了Bucky的嘴唇,满脸通红的急促的呼吸着,而Bucky像是被他传染了一般双颊发烫。

等到Steve的心跳和呼吸频率都恢复了正常,他又凑过去含住了Bucky柔软甜美的嘴唇。

于是两人不知满足的交换着一个又一个吻,直到雨声都停了,他们才相拥着睡去。


Steve是被雨声给吵醒的,他怀里的Bucky似乎比他起的更早,正在活动着金属的手指,发觉他醒了就仰头给了他一个微笑:“早安,Steve.”

“早安,Bucky.”Steve还有些发愣,他握着Bucky的手仔细看了看,然后轻轻亲吻了一下那带上了他的体温的指尖。

Bucky有些疑惑的挑起眉,但还没等他把“怎么了”问出口,Steve就对他说:“我做了一个梦,是在布鲁克林时候的事。”Bucky就点了点头,深棕色的发丝铺散在枕头上,是一种很甜蜜的橙花的香味。

Steve望进Bucky又大又亮的绿眼睛,像是看见了过去和未来。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用带着笑的语音轻声问:“你能亲我一下吗?Buck。”


—F—

— — — — — — — — — — — —

其实“你可以亲我一下吗”这句话想用的是:may i have a kiss ?


评论(9)
热度(64)

2016-07-20

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