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阅烬 —

【盾冬】一些瞬间·关于梦境

队长生日快乐,感谢这个世界上你的存在,祝福你和你的老伴儿。

— — — — — — — — — — — —

和生日完全无关只管自说自话的队长生贺。

一块撒着不太厚的可可粉的松露巧克力。

可可粉有点苦,但终于是甜的。

— — — — — — — — — — — —

12.笑话

— — — — — — — — — — — —

013.关于梦境

「没有风声,地下通道里是干燥的冷,呼出的热气几乎立时就要结冰,但冬兵扣住扳机的手指并不受任何影响。他走的很慢,厚底军靴踩在石灰地上发出轻微又肆无忌惮的响声,这种近乎轻蔑的从容让回荡在通道中的另一个凌乱的脚步声显得狼狈不堪。

墙壁上瓦数不低的白炽灯被打碎了几个,剩下的明明灭灭的发出刺眼的黄光,冬兵的眼睛在夜视镜的后面微微眯着,他决定速战速决,这该死的光线晃得他头疼。

冬兵把枪上了膛,金属磕碰的声音像死神假惺惺的轻咳,与此同时他加快了脚步,一分钟后他出现在他的目标面前。

看着对方徒劳可笑的后退至死路时,冬兵发现他的目标并不是单数——浑身是血的男人怀里抱着一个不知生死的婴儿。

“全歼计划不变。”似乎是了解到了他的犹豫,行动指挥的声音从通讯器里传来,这是一个警告,提醒冬兵记得自己身上至少有五个监控器,而组织永远能下达即时命令。冬兵没有出声,但举起枪时又停顿了一下,他知道这几毫秒的犹豫将带给他什么,但他隐约觉得一个婴儿的生机值得用一次剧痛来交换。

“执行计划,士兵。”耳机里的声音更加冷硬,“这只是通往和平的一小步,但绝不能有任何威胁因素的残留。”

声音未落,冬兵不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子弹穿过襁褓和男人的身体,弹壳和尸体落在地上,通道在短暂的响声后又恢复成一片死寂,冬兵维持着举枪射击的姿势,直到枪口的硝烟散在干冷的空气里。

冬兵盯着那个被鲜血染红了大半的襁褓在地上滚了几圈,他的通讯器突然传来一阵杂音,其间夹杂着一个莫名熟悉的名字——」

“——Bucky!”

冬兵惊醒后猛地睁开眼,他发现自己半躺在软的不像话的床上,眼前是一张充满急切和忧虑的脸。

He’s my mission,冬兵有些模糊的想,but who the hell is Bucky?

然后他突然想起来——“I 'm Bucky.”

“是,是的。”Steve如释重负的出了口气,他把Bucky按在怀里,像抚摸一只猫崽一样轻轻梳拢着Bucky半长不短的头发,“哦天,你不知道在睡梦中流泪的样子简直要把我吓死。”

“我睡着的时候流泪了?”Bucky的声音还有些沙哑,但已经完全清醒过来,他抬起右手摸了摸脸,并没有任何湿润的痕迹。

而Steve把他抱的更紧,低声道:“你睡得很不安稳,Bucky,我以为你在梦里哭了。”

Bucky放下手拍了拍Steve宽阔的肩背,“我没什么,Steve.”他找了一个很特别的姿势,把脸贴在Steve的颈窝,用非常轻的声音说,“我只是梦见了自己杀了一个人,一个婴儿。”

Bucky声音没有什么起伏,而Steve用几乎像是要把对方融进怀里的力度抱着Bucky,然后用他自己都觉得苍白的说辞安慰着爱人:“这只是梦,Buck,你知道的,有美梦也有噩梦,它不受人的控制。这只是个噩梦而已,没什么好担心的。”

Bucky闭上眼:“可这不是梦境,不只是。”他抿了抿嘴唇,“Steve,你明白的,这是现实,是我的…过去。”

Steve听得出Bucky声音里隐忍的情绪,他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把Bucky推开一点,使自己可以望进那双灰绿色的眼睛里:“找到你之前我也总是做噩梦,Bucky,我梦见过去,在火车上,我没有抓住你,然后我惊醒,接着我问自己——”

“嘿,够了,别这样。”Bucky打断了他,然后凑过去给了Steve一个短暂的亲吻,“我知道你的意思,Steve,一切都过去了,别再折磨自己。”

Steve握着他的左手,脸颊贴在那冰凉的手背上,将它捂得温热起来:“你也是,Bucky,别再折磨自己。”

Bucky慢慢的呼出一口气,像是完全放松下来,“其实我很庆幸我能找回一些记忆,即使是以噩梦的形式。因为只有我抓住了它们,我才有可能放下它们。”Bucky仰头望着Steve,给了他一个清晰的微笑,“我只是需要点儿时间。”

Steve亲吻了一下他嘴角的笑涡,然后闭着眼将他搂在怀里。

他们无声的相互安慰,而等他们关上灯,再次相拥着躺下后,Steve突然有些不确定的问道:“Bucky,你记忆回溯的时候...梦见过我吗?”

“事实上我不怎么梦见你,这让我很庆幸。”Bucky语气诚恳的回答,“你要知道,梦见你就相当于是个美梦,而美梦往往才是真正的噩梦。”

“我知道你的小理论,jerk.”Steve在黑暗里眨了一下眼,“噩梦醒来还有现世的美好,而美梦醒了就只剩一场空。”

Bucky用带着笑的声音不置可否的“恩哼”了一声,Steve则带着些微的不好意思继续道:“不过你现在可以做美梦了,Bucky,我就在这儿,你一睁眼就能看见。”而Bucky声音里的笑意就更明显了,他几乎是叹息着说:“是是是,我要睡了,别打扰我梦见你,punk.”

但和他的话并不相符的是,他撑起身子把Steve剩下的话都封在一个长且温柔的吻里。他其实是有些心虚的,毕竟他刚刚对着最正义的美国队长说了谎。

Bucky愿意做美梦,因为即使醒过来之后有多痛苦,他也愿意梦见Steve。


—T—

不知道存在意义的

1.Bucky的记忆回溯:用了脚本的设定,Bucky梦见过去,并找回记忆。

— — — — — — — — — — — —

感谢每一个看到这里的人。


评论(2)
热度(30)

2016-07-04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