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阅烬 —

【我和我的】sebby

昨天做了一个梦。
其实上是今天早上,五点钟以后。
我梦见在安贞桥底下碰到了来吃小火炬的Sebastian。

街上真空旷,什么人也没有,只有我疯了一样不停不停地跟他说我爱你,Bucky也爱小王子也爱TJ也爱疯帽子也爱你所有的角色我都爱。
我真爱你Sebastian,你不知道我多爱你。
他说好的好的我现在知道了,谢谢你呀,对了你知道公交汽车总站在哪吗,我找不到路了。
我不知道,但我有高德地图,我带他去。
我没穿高跟鞋但也没画浓妆,事实上更糟的是我根本没化妆,我不停的推自己的眼镜,也许像个书呆子或好学生,也许像个教导主任。
我很中国人的问他吃了吗,他说吃了很辣的菜,我说你别吃太辣的菜呀,你会长痘的。
事实上我根本不知道“痘痘”用英文怎么说,但我在梦里说了。
他就笑了,就是那种甜的不行的笑,整齐的牙齿和红润的嘴唇。
他说你才长呀,你要注意,不能熬夜的。
我心想这个人太烦了我最讨厌别人说我长痘啦,但我都能感觉自己在笑,特别特别大的笑,我都怕自己的口水流下来。
我捂着自己的脑门说,你别管啦,我能不能要个签名啊。
他说好啊没问题啊。
我从包里掏出一个小本子,然后塞回去又掏出一个大本子。
他签完了,规规矩矩的。
我贪得无厌,把手机壳扒掉了让他签在背面。
他签完了,规规矩矩的。
我更贪得无厌了,我说我也想纹身啊,你给我写一句话好不好。
他大笑着写了,不知道哪国语言,但我看懂了。
他写的是,这里是世界上最笨的人。
我说啊你太过分啦,你给别人写的是在你心上落下吻痕和你很美丽,为什么给我写这个,我难道好意思纹它吗。
他用拿着袋子的手别扭的撩了一下头发,我才想起来他跟我说话的时候就接了我手里的东西过去。
他说这个很好,多整齐啊。
我说得了吧兄弟,你的字还敢说整齐吗,快给我写一句好话。
他就笑,笑个不停,拿起笔的手不停的晃。
我也跟着他笑。
我不知道为什么他在笑,但我知道为什么我在笑。
他一笑起来,我就要笑了。
他笑的特别特别开心,我也笑的特别特别开心,但他的开心是纯粹的,而我的开心里都是伤心,我想我就要哭了。
我想着想着就醒了。
我躺在床上,宿舍的风扇关了,我的睡衣被汗洇湿了贴在背上。
我不笑了,也没哭。
我听人说晚上做梦是反的,白日梦反而能成真,这不好说。
我也听说把做的梦写下来就再也不会做这个梦了,我信这个。
所以我把它写下来了。
这个梦真甜,但我再也不想做这个梦了

评论(7)
热度(29)

2016-06-27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