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阅烬 —

【盾冬】一些瞬间·关于口红

梗与动力来源是狐狸大王a太太(我能@她吗、我怎么@她、我根本不敢@她...)p的那张图,超级棒啊啊啊我暗搓搓放个 微博链接

事实上这已经完全违背了我的初衷虽然我很高兴...但我不好意思管一个干到5000字的叫“段子”

'这些瞬间'并没有时间顺序

纯种起名废

‘口红’里的Bucky是已经跟Steve和复联众生活了一些日子的Bucky,性格在向中士靠拢,但还是有很多保留。他是那么那么好的人,一切都会好的,一定都会好的

废物的我写了快三天,但还是并没有蹭上桃子的生日QAQ

— — — — 今天废话颇多对不起ORZ — — — — — —

桃子生日快乐,谢谢这么美好的你。

— — — — — — — — — — — —

9.教育


010.关于口红

Bucky在不知第几次的被堵在冰箱门口时开始考虑,到底要不要在他和Steve的房间里安置个贴着自己名字的冰箱。

“嘿,Nat。”他反手关上柜门,有些无奈的举起自己空空如也的马克杯向靠着料理台的女间谍示意了一下,而Natasha则走上前,动作自然地勾住他垂放着的手指:“快过来,Jimmy,”她狡黠又惑人的眨了眨眼,“我有个好东西要给你。”

Bucky顺着她的力道往前走,微笑的抱怨道:“轻点,淑女。这条胳膊是两天前Tony刚给我换上的,你要是现在就把它扯下来,我可不敢保证他会不会气的换上他的小铠甲。”

“瞎说。”Natasha挑着嘴角轻声骂他,“如果是真的,那也得怪Stark工业偷工减料。”

Bucky不置可否的发出了一声鼻腔音,而Natasha并没有接话——她正沉浸在一种平静的小愉快中,其来源显然就是她身旁的Bucky。

事实上,就在刚才——在Natasha碰到Bucky手指的时候,敏锐的女间谍能很轻易的辨别出Bucky瞬间的僵硬——他金属手臂关节处的合页甚至轻微的扇动了一下,就像一个急促的呼吸。

但让Natasha心情愉悦的是,Bucky并没有做出除此以外的任何动作,他几乎是温柔的由着Natasha轻飘飘的牵着他的手——冬日战士在潜意识中对一切肢体接触都带有警觉的敌意,而Bucky在尝试着接受——这是好事,让所有人都更安全并且更安心。

到了客厅,Bucky看见了摆满化妆品的长桌,而在桌子后面的沙发上,Wanda正舒服的坐着。

“嘿,Jimmy,早上好。”穿着布质长裙的绯红女巫对Bucky挥了挥手。

“早上好。”Bucky不太有诚意的回应道,“这真是充满惊喜的一天。”他举起两只空着的手,虚着比划了一下,算是打一个招呼。

“来吧,”Natasha走到Wanda旁边,倚着靠背坐在了扶手上,她抱着胳膊对Bucky说,“猜猜礼物是什么。”

“这可不简单。”Bucky也学着她的姿势把胳膊抱在胸前,做出思考的样子,但他其实早就猜出了答案——Wanda刚刚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他笑着摇摇头:“真抱歉,Nat。我得遗憾的承认,我可读不懂女孩子的心。”

“得了,Jimmy,我打赌你一进门就猜出来了。”Natasha看着他摊开手假装无辜的样子,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好吧,既然你这么配合——Wanda——那就给你点提示。”

Wanda笑了起来,明亮的眼睛弯成了小小的弧,她点了点自己的嘴唇。

“一个甜美的吻?”Bucky歪着头问,这个回答让Wanda笑的更厉害了,Natasha扶了一下额头道:“快别这样,Jimmy,Vision不会坐视Wanda爱上你的。”

“好吧、好吧,这可真遗憾。”Bucky耸了耸肩膀,继续装着傻,“——告诉我是什么?”

“是口红。”Wanda又点了点嘴唇,认真的说,而Natasha语速飞快的接道:“Tom Ford的boys系列,哦上帝,16号实在太美了,我真不敢相信我竟然错过了这个——它甚至不是今年的新品。”

“不好意思姑娘们。”Bucky等Natasha说完了才问,“送我这个干嘛,我是说,口红和我有什么关系。”

Wanda从一个丝绒盒子里拿出一只迷你的小玩意,她睁大眼理所应当的道:“当然,Jimmy,这只口红和你多么登对——它甚至也叫James。”

而头脑清晰的超级士兵显然被这个逻辑打败了,他无奈的笑起来:“那么你们要我怎么做?我虽然老了,但还没有糊涂到认为这只是小姐们心血来潮的小礼物。”

“哦不,正是这样,Grandpa James,这就是心血来潮的礼物,以感谢你为维护正义所付出的一切。”Natasha不太诚恳的说,她和Wanda对视了一眼,提出了那个小要求:“事实上你什么都不用做——除了坐在这个沙发上——我们想试试色号。”

Bucky思考了两秒,然后翻着眼睛望天道:“好吧,女士们,不过我得提前说明一下——请手下留情。”

于是直到Bucky在沙发上坐定,Wanda仍在为他最后的那句自暴自弃的留言笑个不停,但当她仔细看了Bucky的双唇,她的笑声化为了一声轻呼:“哦,Tasha,你确定Jimmy需要这个吗?”她凑近了脸,“我敢肯定我从来没见过这么红润的嘴唇——实际上我一直以为他涂了蔷薇色的唇蜜或是润唇膏。”

“别这样以为我,Wanda.”Bucky摇头微笑着,他突然伸出一点舌尖来把自己的嘴唇舔湿润了,“真正的男人这么着就足够了。”

那一瞬间Natasha确信自己联想到了类似于“沾了露水的玫瑰花瓣”的肉麻比喻,她摇了摇头,像是想把它们一字不差的甩出去,然后她掐着自己的眉心道:“天哪,说句实在的中士,你到底伤过多少女孩子的心?”

Bucky做了个“自主行动”的作战手势,意思大致上是“随你怎么想”,而Natasha翻了个风情无限的白眼,只可惜Bucky没看到——他不能回头——他的嘴唇正在给Wanda做色卡。

化妆师Wanda轻轻掐着Bucky的下巴,涂了黑色甲油的拇指调皮的蹭了一下他下巴上微凹的中线,她咯咯的笑起来:“Tasha,我真怕队长突然回来,然后因为我的动作而把盾牌甩在我脸上。”

“放心吧Wanda,他不会的。”Natasha善解人意的开导她,“队长只是出去买个卷纸,应该不会带上他的星盾——那玩意可不好塞进临时储物柜里。并且即使他真的带着,你别忘了,Jimmy的小下巴可还在你手里,Steve可不敢误伤了他的鹿仔。”

“哦,快停下。”Bucky再一次无奈的微笑,“我还喘着气呢。”

“配合点模特儿,别说话。”Wanda将柔滑的膏体仔细点涂在他的嘴唇上,过了能有半个世纪,她终于“啪”的合上口红盖子,“这就好了。”她专心致志的用手指尖把颜色晕开,然后对Bucky说:“来,就这样。”Wanda抿了两下嘴唇,给他做着示范,“抿一下。”

Bucky依言做了,再松开嘴唇的时候,娜塔莎忍不住先惊叹了一声:“我的天,这好的有些过了吧?”然后她压低嗓音说,“快告诉我,Jimmy,Steve是怎么忍住不上你的。”

“哦得了,Tasha。”Wanda赶在Bucky反驳之前接话道,“Cap根本不需要忍着。”然后她绞着她的手指,一边端详着Bucky的脸,一边用极其肯定的语气说:“恩,这很好,非常好。”——她的神情就像是个正在端详自己作品的艺术家——“不过你得向我保证,Jimmy,一会儿Cap回来的时候你必须先捂上嘴——我可不想看到他失去了四倍控制力而扑向你的模样。”

Natasha也附和着说:“没错——”

“嘿,你们在干什么。”Steve的声音突然传来,一如既往正直而温和的声音在此时却好像晴天里突然打的那声雷——还是比Thor的锤子所制造出的更要命的那种——Natasha甚至很不明显的向后靠了靠,离Bucky远了一些,而Wanda指尖一闪而过的光弧也反映出她莫名其妙的紧张和心虚。

“F**K”——她们几乎同时抚了抚自己的心口,就连心里想的都大体一致——“我的上帝,差点吓着我。”

而Bucky毫无自觉地朝一脸疑惑的Steve笑起来,嘴唇红艳,牙齿雪白。他轻松地晃悠了一下他金属的手指:“嘿,Steve。”

“Bucky,你的嘴唇怎么那么红?”Steve抱着购物袋走过来,语气里有些担心,“你是不是生病了?我就说那样太容易让你低烧。”

哪样?Natasha和Wanda对视了一眼,小女孩有些不解,而成熟女性则露出个了然且不怀好意的优雅微笑来——啊哦,这句话的容量和尺度可都有些大。

Bucky却有些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哦别,Stevie,我快一百岁了,在天台连吃两桶冰淇淋算不了什么。”他从桌子上摸起那个小黑管,冲Steve比划,“是口红,你要来试试吗?”

这时Steve才真正看清了Bucky现在的样子,他脸上的表情在瞬间就变得难以全面描述——但那绝不是纯粹的“情难自禁”。

“不了,Bucky。”Steve垂了一下眼,长长的暗金色睫毛在他的下眼睑上打出一片扇形的阴影,这让他的表情在“有些好笑”、“很多动容”但是“不太愉悦”的混合之上,又夹杂了一点莫名的“伤心无措”,“我还是先回房间了。”

他说完就径直走了,留下三个人面面相觑。

“Cap看上去很不高兴,虽然他还没有把星盾甩在我脸上。”Wanda在Steve走的没了影儿,而Bucky也站起来准备跟上去的时候有些犹豫的开了口,“我很抱歉,Jimmy,是不是因为…恩,比如说我摸了你的下巴之类的。”

“当然不是,”Bucky抿了一下红的不像话的嘴唇,他一边往外走,一边扬起声调安抚Wanda,“别担心,女孩儿,只有我摸你的下巴他才会生气,并且会随便找个理由就来踢我的屁股。”他在路过Natasha时得到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他冲她眨了眨眼。

Steve比Bucky更晚回到房间一点——他得先把刚买回来的李子、牛奶还有李子味道的牛奶冰淇淋摆放进冰箱里——他进屋时Bucky正站在床边,低着头,听见开门声时转身朝向他,手里拿着一张印了蓝色和红色星星的面巾纸——那上面有一个不太完整的唇印。

“Bucky.”Steve看着他,提起嘴角,完成了一个并不成功、甚至得说是很勉强的笑容。而Bucky没有说话,他也看着Steve,原本垂落在右颊的深棕色发丝被他掖在耳后,露出了完整的侧脸,他的嘴唇已经擦过一遍了,但显然没能将那些顽固的颜色擦干净——他的嘴唇依旧红的像是聚集了全身的血色。

他们沉默了,但这可不是个沉默的好时机,容易引起关于他们正在对峙的误会。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这种误会往往等不到成型,就会有人迫不及待的在半分钟内打破它——这个人总是Steve——而Bucky根本不用说话,他只要一声不吭的看着Steve,那些满溢在这双鹿一样、灰绿色眼睛里的亮晶晶的倔强和柔软,就足以让意志坚定的美国队长在三十秒内妥协了——哦你看呐,这模式可真熟悉,就好像是七十年前的布鲁克林,而这两人的角色却像是完全颠倒了。

但当他们开始说话,两人的位置就又被无形的扳了回来——

Steve蹙着眉低声说:“你不能…你不该,哦,我知道我的话没有道理,但这甚至像是她们在拿你做实验。”他的神色几乎是痛苦了。

“别这么说,Steve.”Bucky其实有些不太明白Steve的想法,但他还是快步走过去,用右手握住Steve宽厚的、但紧绷着有些耸起来的肩,“我所理解的实验好像和你的有些偏差——这充其量是一个小小的恶作剧——你看,Nat和Wanda是我的朋友,她们很可爱,并且她们既没有把我绑在椅子上,也没有给我戴上什么邪恶的头盔。”

Bucky说完就后悔了——他不应该在这种时刻如此不以为然的提起这些——他已经恢复到可以拿这些事玩笑,但Steve依旧会觉得难过。

Steve果不其然的再一次垂下了眼,睫毛就像两只疲惫的蝴蝶,无精打采的停在他深陷的眼窝中,“你知道的,Bucky,我看过那些录像,就在银行里,你已经隐约记起了我,但Pierce...”那蝶翼抖动了几下,但还是没能张开,“你当时那么的…顺从,脸色白的让我想发疯,但嘴唇就像现在一样红——”

“嘿,Steve.”Bucky打断了他,“听着,punk,这不一样,绝不。”他把那一小管口红从口袋里拿出来,打开盖子,用金属的手指配合着扭出一段玫瑰色的膏体,“事实上我是自愿让Wanda给我涂上口红的,我是故意的,你个不解风情的傻佬。”

Steve抱着胳膊看着Bucky将那管口红举在两人中间,表情有些迷惑,而Bucky继续说道:“事实上,我觉得自己的嘴唇还是有些优势的——别急着反驳我亲爱的,你含着它们的时间比含着勺子的还长。”Steve得承认这话是对的——不论是前半句还是后半句,但他还应该沉浸在“Bucky的嘴唇就像是被洗脑时那么红”的悲伤的回忆里,他不能那么快就身体发热——这让他有莫名的罪恶感。

而Bucky明显没有那么多心理负担,甚至他就是想达到“让Steve面红耳赤呼吸紧张”这一目的,他再接再厉道:“我的嘴唇在很多时候都很,恩,颜色浓郁,Steve,关于这个你应该是最清楚的,不是吗?”

Steve的肩稍微放松了下来,他有些局促的摸了一下鼻子,Bucky则不给他停止升温的机会:“Wanda说这只小玩意的色号和我的名字是一样的,这很奇妙——它还是巧克力味儿的——你也来试试怎么样?”他捏着手里的小黑管挥了挥,一晃而过的玫瑰色像是他扫过齿列的舌尖。接着他不等Steve回应就擅自开始了下一步行动。

“Stevie是我的自由女神,金发大胸的美国甜心,只要想想她的烈焰红唇就让人兴奋,但她只属于我,哦她只属于我…”

Bucky半张着嘴含混不清的哼唱着即时编造的小调,同时又给自己涂上了一层口红。他的声音压得低低的,听得Steve耳朵发烫,而他不断开合的嘴唇则让有着四倍稳定心率的美国队长觉得自己遭受了电击——难道没有人抗议过要让这个小玩意赶紧下架?毕竟那种色号的口红根本不应该在市面上流行,它简直像是种合成毒品,只应该摆在社区的教育专区里当反面教材——它让那两片形状优美的嘴唇过于鲜艳了,这在Steve眼中就像是他的Bucky在唇齿间含了一口火。

但Bucky可不知道他的这一举动让美国队长对现代市场产生了巨大的不满——他大咧咧的抿了抿嘴,发出一声夸张的“啵”。

Bucky的动作很熟练,他甚至不用照着镜子就能把口红涂得完整且饱满,这让一直瞧着他的Steve已经有些嫉妒了——Barnes中士不知道给多少姑娘涂过口红呢——事实上早在七十年前,Bucky对这些用来讨女孩子欢心的小玩意的了解就几乎超过了Steve对油画颜料的。

而Bucky看出Steve的表情变了,布鲁克林的小狮子重新威风凛凛起来,那双带着点绿的蓝眼睛里像是有一桶点燃了的93号汽油。

虽然Bucky不知道他是为了什么而变得振奋,但这不能算是多坏的事,虽然有些危险——Stevie长大了,他再也看不透他了——Bucky有些心酸的想。

Bucky把口红盖上,放进Steve衬衫的前兜里,顺手拍了拍那结实的胸脯,然后他抬起右手按在Steve的后颈上。他用长且温暖的手指缓慢的摩挲着Steve的发尾:“Stevie是我的自由女神,金发大胸的美国甜心,只要想想她的烈焰红唇就让人兴奋,但她只属于我,哦她只属于我…”他用含笑的声音叹息着又哼唱了一遍,内容不太正直,但神情又那么温柔。

Steve垂眼看着他的挚友、他的爱人,那过分鲜艳的唇色诱人但陌生,而眼尾的笑纹却让他觉得安宁,“Buck.”Steve无意识的呼唤了一声,尾音被对方吞进了嘴里。

Steve没怎么吻过带着口红的女孩子的嘴唇,也是第一次吻涂了口红的Bucky,但他得承认,这种有些陌生的味道绝对不能说是不好——事实上Bucky说得对,这种口红的确是巧克力味儿的,再加上Bucky嘴里惯常的甜,让这个亲吻又香又柔软。

Steve像舔一支挖过冰淇淋的小勺似的吮吻Bucky的嘴唇,贪婪的用牙齿反复轻刮着那些脂膏颜料。Bucky热烈的回应着他,咬住他微厚的下唇不断厮磨,舌尖湿润的舔吻过他的每一道唇纹。

两个人的亲吻毫无章法,但脚下依旧保持着默契——他们像是跳着舞似的,上半身紧紧贴着,而脚步整齐划一的往床那边去。

倒在床铺上时Steve护住了Bucky的后脑,而Bucky则把他推开了一点——你瞧,总的有个人是真正清醒的——他们贴的太紧了,这可不方便解皮带。

这一点距离让他们终于看清了彼此现在的样子——他们都忍不住笑了起来,然后再一次更加密不可分的拥抱在一起——Bucky嘴唇上的那些口红有一大半转移到了Steve嘴上,甚至于美国队长的完美洁白的门齿上都沾染了一点晕开的红色,而Bucky的脸颊上盛开了一朵轮廓模糊的玫瑰,一些不小心溢出嘴角的湿润则是花瓣上的露珠。

“嘿,Buck.”Steve有些气喘,他把手里将要断成两截的腰带从Bucky的裤子上拽下来,动作粗鲁将它扔到地下,但他的声音却是与行为完全相反的轻柔,他几乎是喃喃着说:“我爱你,Bucky...我爱你。”

Bucky笑起来,他将Steve的衬衫扣子好好地从下往上一个个解开,最后用双手捧住了Steve的脸,“我知道,我当然知道。”他抬起脖子,短促又响亮的在Steve的面颊上落下一个亲吻,将嘴唇上余存的一点颜色完全留在Steve的脸上,“我也爱你,Steve,我的英雄。”

然后他与他相望,眼睛里像是有山林和大海。


—T—


11.艺术


评论(4)
热度(140)

2016-06-14

140

标签

盾冬stuck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