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阅烬 —

【修邪无差/西湖组】晚来风急

蹭个521,没头没尾的一段,是说两个人趁着台风(……)大无畏的出去买饭,在智商掉线中终于确立关系成为了友谊万年长的好同志的事。

— — — — — — — — — 我分— — — — — — — — —  

晚来风急。

顺着龙井路走到吴山居的这一段并不远,但没有路灯,吴邪只能把手机的手电筒打开,立着固定在袋子的空隙里,用细的可怜的那一柱惨白的灯光,恍恍惚惚的照着地上的砖石。又也许是因为台风将至,这一路除了他俩都没有别的行人,显得很是荒凉。

沉默的时间长了,吴邪觉得有些想抽烟。就在在他从兜里把烟盒掏出来之后,才突然发觉自己的另一只手提着袋子,没办法把烟拿出来、打火。

吴邪就这么举着烟盒又走了两步,感受到身边叶修投过来得关切的目光。

So interesting.

吴邪感觉自己好像一下子回到了十几年前,自己最弱智的时候。

然后叶修贴心的走了过来,把吴邪提着的的那个纸袋接过到自己手里。

吴邪低声说了句谢谢,然后把打火机掏出来,打火。

风有些大了,打火机被按响了三次,前两次都是跳火,第三次才真正点着了。叶修看着吴邪低头点烟的模样,跳起的那一簇暖黄色的火苗把的脸照的很柔和。

当叶修察觉出自己是在屏着呼吸的时候,吴邪已经把头抬了起来,最后那一瞬的光亮全映在他眼里,让叶修莫名想起了阳光下西湖的粼粼的波光。

“给我来根烟。”叶修努力把语气放平了,想让自己显得不那么局促。

吴邪挑了一下眉,不动声色的吐了一口长长的气。

然后他就在叶修两只手都占着的情况下把那包烟递了过去。

这次轮到叶修挑眉了,但还没等到他说话,吴邪就低着头飞快的把他右手里的袋子拎了过来,紧接着把烟和打火机都塞进了他的右手里。

可是叶修的另一只手还是拿着东西。

吴邪看着叶修用他最开始的状态与他对视,然后惊觉其实自己现在的智商连十岁都够不上。所以他只好面无表情的去拿叶修另一只手里的东西,并且准备好承受来自叶修的垃圾话攻击。

但是他等了许久也没等到,不论是叶修说话的声音,还是打火机被按动时应该发出的声响,于是他有些差异的微低下头去看叶修。

叶修比吴邪矮三厘米,不长不短的一节,所以吴邪仰着头的时候,叶修的眼神就能很直接的对上他的嘴唇,薄薄的两片,形状优美,颜色寡淡。要是他低下头,那两片唇就会更加分明的映在叶修的视野里。再加上像现在一样叼着烟的话,就会看得见唇缝之中颜色艳丽些许的内壁和舌头。

橙红色的火星,褐红色的滤嘴,淡红色的嘴唇,朱红色的舌尖。

叶修握着那盒烟,突然叫吴邪了一声:“老吴。”

吴邪不明所以的向前探了一下身,然后他嘴里含着的烟被叶修用他那只漂亮的不像话的手抽了出来。

叶修向着吴邪走了一步,空着的那只手按住吴邪的后颈,侧过头,咬上吴邪还未来得及合上的嘴唇。

等到两人分开,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雨已经下了有一会,由小渐大,将两人的衣服洇了个半湿。

叶修手里那根烟早就不知掉落在哪个水洼里,于是他又点起一根,先是深深吸了一口,然后用本应稳定的无与伦比的手,微颤着递到吴邪唇边。

吴邪叼住烟,看着叶修再点了一根,含在嘴里,然后伸过手来,把吴邪左手里的袋子接过来,提在自己的左手。

“快走吧,一会台风刮起来了。”叶修说了一句,然后像是自然而然的拉住了吴邪。

只可惜那只手实在凉的像块冰,指尖抖得让人想笑。

“有道理,那赶紧。”吴邪没笑,因为他也好不到哪去。但他还是控制着僵硬的手指,完成了那个回握的动作。

两人越走越远,连带着手机发出的那束光也越来越远。

那半截从指间滑落的烟还飘在浅浅的水洼里,被雨打得载沉载浮,但等到雨停下了,它应该也就停下了。

大概就像个漂泊不定的灵魂,终于尘埃落定。

—F—

评论(2)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