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阅烬 —

【长白山】005

005.20150817

现在是2015年8月17日上午11:24。

我写下上面那句话的时候,是在天池。

现在是2015年8月17日11:31,晚上。

我刚刚写了很多和今天毫不相关的东西,然后又删掉了。我曾经以为去过长白山之后,会有很多很多的话要说,至少是关于连绵的群山,或是关于梦境一般的天池。

但都没有。

只是我不能把这天,这样轻易的放过了,于是就有了直白到无味的下文。

大概是从下车开始。

长白山的风很凉,但不烈,吹在脸上身上,让人觉得舒服。
从山门排长队做环保车上山,一路颠簸,我的手机握在手里,有些汗湿。

山间的平台通向天池的是1442级台阶,人不少,但没有想象的多。

到了天池,一开始有雾,但还是能很清楚的看见深浅不一的蓝的水面。后来下过雨,天放晴,那水就慢慢显出碧绿来。
阳光也照在不远处黑色的陡峭山石上,晃的人不敢直视,怕盯的久了,就会流下泪来。

后又去了长白山大峡谷,在原始森林里走,一路鸟鸣虫吟。在峡谷的栈道上遇到了出盗墓的coser,三个人,吴邪,张起灵,还有解雨臣。

那个出吴邪的姑娘和那个张起灵拉着手向前走,解雨臣跟在后面。我看了,有些想笑,又有些难受。

后来的景色我几乎记不得看些了什么,大概又是排队,上车,颠簸,然后在连续不断的回环里半梦半醒。
最后真正清醒实在回了酒店。

那时已经是六点多了,我猛然发现这一天我等了三年。

我在这三年里无数次的幻想,解释,继续幻想,但这一天终于要结束的时候,我才真正的记起来。

温暖的余晖带着初秋微凉的风照在白桦林上,让落日前的一切都显得那么明亮。

明天我就要离开了。

不,是今天。

现在是2015年8月18日,00:07。

我突然想起来,大概从24小时零7分钟前,我爱的那个人已经带着他等了十年的人回家了。

新的故事已经开始了。

那么就这样。

我爱的吴邪,谢谢你,再见吧。

君向江南我向北,鸿雁若寄几时回。
天水映月杯未满,秋雪连山人已归。

评论(3)
热度(23)

2015-08-18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