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阅烬 —

【长白山】003

003.20150816

现在是2015年8月16日上午11:03,我在长春到长白山的飞机上。

天不很晴,淡蓝的天空被霾笼着,显得有些暗淡,云却是很清晰的,比往常的厚一些,边缘曲折而柔软。

飞机起飞了。

当我在写这句话的时候,也是11:41,晚上。

我躺在酒店的单人床上,拉开窗帘就能看到远处长白山系起伏的群山。

还是说飞机上的事。

我第一次坐飞机这么心慌。甚至我并不能明确的知道为什么。

大概是因为飞机不稳、失重感太过强烈,又或者是这趟旅程的终点有些特殊,让我莫名的不安。

但是什么也不能阻止飞机颠簸着穿过对流层往平流层飞去。

我的头因为上升而紧靠着椅背。从圆窗费力的向下看,窗外有越来越远的土地。

华北平原的苍翠田野,错落的城市和村庄,像是一场星罗棋布的局。

飞机不稳,微颤着穿过厚重的云层。颠簸带给我的内脏很微妙的失重感,让胃部觉到空落落的痒。这使我不能自控的微笑起来。

我恍惚的记忆着这一切,朦胧的感觉我离谁更近了一些。

飞机很快升到了平流层。从几万米的高空向下望,能看见有支流带着淤积的泥沙汇入更广阔的大江。

天空是湛蓝色的,云朵从远看有清晰的轮廓,近看却是模糊的,阳光把它们割的深浅不一。

最近云的像是一座雪白的山峰,最远处则像是磅礴的瀑布。

阳光也同样照射在我目力所及的机翼上。我坐在最后一排,光线打在机翼尾端的燕形平衡翼上,然后被铅灰的亮漆,照的人眼里发涩。

飞机经过二道白河的时候已经开始下落了,我凑到窗前去看,只觉得在这个角度,看不见江流水涌,看不见叶落花开,只有被被云朵投下的巨大阴影映在大地上,告诉我每分每秒都在变动。

写道这里我突然想起了三叔的更新,百年枯藤千年雨。

现在是2015年8月17日00:10,我在床上想着五六个小时之后的早餐,和那之后的,十年归来。

但那也是后话了。

所以又回到飞机上。

那时是一阵颠簸把我从窗口拽回来,按到椅子里坐稳。

最后一眼,我看见远处连绵的山峰。

我要到了。

评论
热度(6)

2015-08-17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