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阅烬 —

【吴邪生贺】0305.不归

吴邪将车停在山下的一家杂货铺前,撩开藏蓝的挡帘,低头走了进去。 店主是藏族汉子,认得他,忙从柜台后走了出来,冲他行了大礼。吴邪垂目微笑,将双手合掌立在胸前,那汉子知道他要做什么,便退到里屋去。吴邪看了一眼墙上挂的羚羊角,走到柜台前。

电话是打到广西去的,吴邪站了一刻钟,转接了十几次,那边才传出一声洪亮的:“喂,天真啊。”吴邪呼出一口气,白雾与藏香的烟气缠绕在一处。他淡淡的道:“老子已经剃度好几年了,不要再叫爷的俗名。”胖子在那头嗤了一声,像是一口水喷了出来“又不是花名,小吴同志不要惊慌。”

这时吴邪似已放松下来,只有隐在藏袍下的腰线绷得极紧,像一张已满的弓。

“你回巴乃,怎么不过来说一声。”吴邪的语调很缓,声音却透出一些哑来。

“没几天了,胖爷回来陪陪这些个小姑娘,”胖子漫不经心的道“你注意你那嗓子,少抽点儿,别一会儿跟小哥一样成哑巴了。”

吴邪听了,正在点烟的手一顿,却仍是将动作继续了下去 “没事儿,我嗓子那是被划的,抽不抽烟没影响。”

胖子在那边哼哼了一声,挑着音儿道:“是没影响,就是怕你烟抽多了,气儿从你脖子上那个口出来,整个一香炉,再吓着藏区人民”

吴邪下意识摸了摸脖子上的那个口子,不太长也不太深,正好是要人命的规格。

胖子继续道:“ 今儿怎么给我打电话?那边儿有动作?”

吴邪说了句“快了”,又吸一口烟,“想让你回北京待几天。”

“不去,”胖子道,“还是巴乃这儿山清水秀的适合我。北京太险恶了,胖爷下了那么多次斗,打了那么多场仗,都没让子弹打着过,就春节这几天出门儿,他娘的,屁股让炮仗崩了一下。”

吴邪听了,一下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你小心点儿,没准是汪家人暗杀你。”

“操,”胖子在那头啐了一口,“要是有汪汪叫的人来杀我,起码得整个二踢脚吧,找俩小孩儿对着我屁股呲花算什么事儿。”

吴邪笑的止不住,胃里都有些疼,却听胖子已换了个声调,似有些犹豫的道:“天真,今天你生日吧。”

吴邪“嗯”了一声,奇道:“你不是要祝我生日快乐吧?再给我唱歌生日歌?”

胖子骂了个“滚”,接着说:“今天我去看大潘了。”

“你不是每天都去。”吴邪习以为常的说。

“大潘坟上开了朵花,”胖子的声音有些迟疑,“今早开的,昨晚还没有呢。”

吴邪半晌没有接话,良久才道:“今天帮我给潘子烧点儿纸,帮我谢谢潘子了。”

胖子应了,又道:“不年不节的烧个屁纸。”

“啧,元宵节么,”吴邪又点起根烟来,“让潘子买几盒汤圆,”他顿了顿,又道“对了,多烧点儿,让他帮我给我三叔带点儿吃。”

“知道了,”胖子似是不耐烦的道。“我去了,你赶紧上山吧,西藏那边最近不是暴风么,别把你掀半路上。”

吴邪却是笑了一声,说:“成,你保重吧。”

待电话挂了,吴邪将钱放在柜台上,并不打招呼,径直走了出去,藏铃随着他的动作发出声响,荡在静谧的房间里。

吴邪上了车,他抬头看了一眼高悬的天幕。

是静夜无风,星汉如河。

                                                     生日快乐,吴邪

评论
热度(23)

2015-03-04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