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阅烬 —

一壶浊酒喜相逢 (三)


当那只干手抓住胖子的脚腕的时候,他听见潘子喊了一声他的名字,几乎声嘶力竭。
胖子当时身子动不了,神智倒还清楚,只是坠下岩洞的一瞬间,他明明白白着想,“这傻子不会跟下来了吧”。
胖子被摔的七荤八素,后脑攀上来的凉意丝丝钻进领口,后背一阵阵发麻,冷汗滑下脑门进到眼眶子里,胖子眨了眨眼,酸疼酸疼。
右手忽地一热,胖子僵了脖子不能动弹,却用余光瞥见了个人影。
“你他妈别出声。”潘子几乎咬着后牙挤出的声音钻到胖子的脑仁儿里,胖子下意识要应上一句,却只抽了抽嘴角,出不来动静。
潘子却似意会了,抬起右手,枪口就黑洞洞的对着胖子。那东西离的极近,之露了半只血淋淋的眼。
胖子感觉到潘子与自己交握的那只手有些抖,但视线中他端着枪的右手稳如泰山。胖子把精力全集中在余光上,盯着那人坚毅如刻的侧脸。
“嗒”他听见扳机扣动的清脆,无比心安。
-------
潘子猛地一拉胖子,食指扣动扳机,一发爆头。那鬼东西被炸的绿汁飞溅,散发出的味道刺鼻至极,令人作呕。
他心一急,拉胖子的劲儿太大,又没注意到身后就是陡崖,两个人就连滚带爬的咕噜了下去。
潘子头晕眼花的躺着,正想爬起来,却感觉手被什么东西夹住了,动一动,里不是石头也不是干尸,软软乎乎、温温热热。
潘子想着,冷汗就下来了,操,不是还有大头鬼吧,却听旁边胖子一声嚎:“潘子!快救我!有鬼正摸我呢!”
“啥?”潘子侧头看过去,又抽了抽手,听见胖子更加急迫的声音:“哎呀!快,快打死它!它都摸到我腿根儿了!我把它夹住了!”
“放你妈的屁!把你那猪腿拿开!那是老子的手!”潘子哭笑不得的骂,感觉胖子的肌肉瞬间松下来。
潘子把手抽出来,却又听见一句话,差点让他被过气去。
“哎呀我说大潘,你耍流氓在床上啊。咋这么不会挑地儿啊。”

评论(8)
热度(22)

2014-07-30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