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阅烬 —

【胖潘】一壶浊酒喜相逢 (一)


洞口很亮,长白山的雪线很低,从三圣山顶向下看,入眼全是白茫茫的,阳光照在雪地上,明亮的刺眼。
潘子在下面趟雷。几个人都屏着呼吸看着,王胖子一个人,背对着他们抽烟。他抽的很慢,一根烟烧了好几分钟。
众人忽然都抽了口气,发出一声齐整的“嘶”。王胖子猛地回头,正看见潘子遥遥的比了一个“OK”的手势。脸上张扬的笑,有些勉强,却仍是透着满不在乎。
王胖子掐了烟,把烟头扔到雪地里。
那几个人都兴奋的坐立难安,连陈皮阿四和张起灵都显出些情绪来,王胖子却皱了皱眉。
他最见不得潘子趟雷。

潘子想不明白的事很多,比如三爷到底去了哪,比如小三爷和张小哥为什么总会在大庭广众下一次又一次闪瞎他的眼。
但让他上心的事很少,前两件算是了,再一个就是这死胖子到底想干什么。
他不清楚他跟这胖子是因为什么,才从原先那种纯洁美丽的革命友谊,沦落成如今这种…无耻深入的阶级斗争的。
但他很清楚自己并不反感。
他是个喜欢跟自己较真儿的人,这种喜欢有事会让他无比痛苦,但他停不下来。
潘子隐约知道这原因。他有些怵的慌,却不厌恶。
就像现在,天宫里静的显出死气,那胖子絮叨着埋怨他不该冒险,指尖却悄然握上来。那温度在冰天雪地里烫的他脑子里发慌,心却慢悠悠沉下来,落回肚子里。
踏实的很。



---未完---

评论(3)
热度(19)

2014-07-24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