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阅烬 —

【盾冬】Homesick

梗概:瓦坎达,玉米地,小羊,吻。

— — — — — — — — — — — —

Homesick


Bucky从一片玉米地里站起来,把手上沾的浮土在围布上拍掉,他走出去,每一步都垫着脚,小心翼翼地避开那些幼苗。

“它们长得很好。”Habika微笑着说,她是Bucky的邻居,这片玉米地就是她指导Bucky耕种出来的,“成熟的时候正好能赶上丰收节。”

Bucky冲她笑了笑,说:“Asante*.”这是他最先学会的一句瓦坎达语,意思相当于谢谢,但更加郑重。

Habika大方地点头接受了这个,准备离开,她的一双儿女远远地看见了,从树枝上跳下来,一路叫着“Nyeupe*!Nyeupe!”冲向Bucky,看上去来势汹汹。

Bucky已经习惯了这个,他正面“迎敌”,单手将领先一步的小女孩一把抱起来,她尖叫了一声,随即笑得前仰后合,而随后赶到的男孩只能委屈巴巴地抱住Bucky的小腿,他的另一只手拽着围布的一角,这让Bucky很努力才保持住平衡。

“好了,放过白狼吧。”Habika终于看不过去了,她将女孩从Bucky怀里接过来,另一只手牵着男孩,Bucky笑着摇了一下头,对她说:“没关系。”他是真心诚意的,这两个难缠的小家伙很可爱,而且很轻,就像两棵小玉米苗。

“他们太喜欢你了。”Habika分别亲一亲她的两个小孩,没注意到Bucky用手指挠了挠脸颊,表情有点不自在。“哦对了。”她临走前忽然想起来,“刚刚我从控制塔回来的时候,正好有一架昆机准备入境,现在应该已经降落了吧。”


Bucky在看到Steve之前,正在专心致志地把羊一只只赶回圈里,这件事对他来说一直是个挑战,毕竟一只手臂很难做到在赶羊的同时控制栅栏。

但他还是在Steve距离他几百米开外的时候就发现了,而Steve在看到他抬头之后就像个傻瓜一样加快脚步,最后甚至跑了起来,Bucky也被带动着做傻事,他的羊从没关上的小门钻出来,嘲讽地朝他咩咩叫。

他们在还有几步距离的时候放慢了速度,凝视着彼此的眼睛,像是某个年代久远的爱情电影,Bucky最先笑出声,他上下打量着Steve,调侃道:“你的制服比我这一身还像破布。”

Steve没有回嘴,只是伸长手臂把Bucky搂进怀里,手掌用力按着他的背,几秒钟后终于长长地呼出一口气:“Jerk.”他说,声音含笑。

Bucky挑起眉,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看见他最宝贝的那只小羊羔一溜烟地跑过来,然后在Steve面前一个紧急刹车,小脑袋“Duang”地戳在他的腿上。

“它对我还是这么不友好。”Steve看着Bucky把小羊抱起来,仔细检查了一下它的头顶,然后才把它轻轻放进羊圈里。

“谁让你上次被他听见讨论吃烤羊肉。”Bucky反手倚在栅栏上,他微仰着头,笑容柔软,语气轻松。

Steve忍不住走过去亲了亲他的嘴唇,小声地假装辩解道:“那是Sam在通讯器里开玩笑,Buck,这是误会。”

Bucky哼笑了一声,他没再回答,单手揽住Steve的脖子,加深了这个吻。


他们迎着夕阳往Bucky的小屋走,路过那片玉米地,青翠的叶子被染成金色,摇动时发出层叠的风声。

“它们长得好快。”Steve有些惊讶地说,他蹲下身比划了一下,仰着脸说话的时候,眼睛因为阳光而眯着,在Bucky眼里很像是一朵向日葵。

“成熟的时候正好能赶上丰收节。”Bucky说,他用手指贴着Steve的脸颊蹭了蹭,那里新长了一层薄薄的胡茬,摸起来有些扎手。

Steve将Bucky的手拉下来握住:“丰收节?”

Bucky耸了耸肩,将他拉起来:“Habika告诉我的,听上去像是美国的感恩节。”

Steve点点头,他看着Bucky,眼中映出他的剪影,轮廓模糊成一片光晕,像是会随风消散,但是他们的手紧紧交握着,温度真实。

他开口想说点什么,但这时通讯器“滴滴”地响了:“我代替这次的bad guy说一句抱歉打扰你们。”Natasha的声音传出来,“Cap,梵蒂冈有情况,在临时据点集合,准备好罗马一日游。”

“坏人总是很会看时机。”Bucky开了个玩笑,他看得出Steve的情绪有点失落,凑过去准备给他一个吻,引擎声却刚好传来。

T’Challa和Shuri驾驶的飞行器风驰电掣地开过来,Bucky夸张地叹了口气,小声嘟囔道:“好人也很会。”

Steve被逗笑了,他捏了捏Bucky的手指,趁着国王和公主低头下车的工夫,迅速亲了一下Bucky的头发。


Steve和T’Challa站在昆机前握手道别,Shuri陪Bucky远远地站着。

“为什么不靠近点?”Shuri问,她今天穿了一条白色的裙子,在将暗未暗的天色里发出荧光,“他就要走了。”

Bucky摇了摇头,他不知道怎么回答,所以没说话。

Shuri侧头看看他:“他真的要走了,但你现在过去,我敢肯定,还来得及说句再见。”她用胳膊轻轻撞了撞Bucky的,笑容有一点八卦的意味,Bucky假装无奈地叹气,他发现最近的年轻人好像都很爱打趣爷爷辈。

“我们不做这个。”Bucky想了想,解释道,“我们不粘粘糊糊地说再见。”

Shuri捂着嘴笑出来,她给了Bucky一个不太信任的眼神,然后说:“你们不是还相信不能说再见这一套吧,这又不是六十年代的老电影。况且,”她顿了顿,“每一次相见,都值得一个郑重的道别。”

这时候已经完全是黑夜,但Bucky很容易就看到Steve在望向这边,他只要挥挥手——就像他每次做的一样——Steve就要转过身离开了。

“你猜怎么?”Bucky忽然对Shuri说,他大步朝Steve走过去,“我觉得这次相见不仅值得一个道别,还值得一个吻。”

—F—

注:因为不太知瓦坎达语里具体的单词,所以暂时用非洲斯瓦西里语代替

*Asante:斯瓦西里语,意为“谢谢”;

*Nyeupe:斯瓦西里语,意为“白色”。

— — — — — — — — — — — —

想写复联3前Steve去看Bucky的很多次

没有逻辑顺序,都是关键词

— — — — — — — — — — — —

仿佛一百年没更ORZ

复健复健(???)

其他坑也在努力地填

依旧是很爱大家(づ ̄3 ̄)づ╭❤~

评论(21)
热度(204)

2018-05-17

204

标签

盾冬stuck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