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阅烬 —

【Evanstan】W&D·5

又名:论狼与狗的可交性

— — — — — — — — — — — —

前文:[ 1 ]  [ 2 ]  [ 3 ]  [ 4 ]   设定:[ 1 ]

— — — — — — — — — — — —

W&D·5

·

我叫Sebastian,是一只牧羊犬,最近我没有时间烦躁。

Chris的毛皮永远带着那股深林里凛冽的味道,但这不妨碍它的柔软,我感觉自己扎进了一团温暖的棉花,他牢牢地抱住我,但惯性仍使我们扑在地上滚进几米外的灌木丛。

夜风呜呜地吹过,我的背感觉到一点凉意,而身前却暖洋洋的。我正准备爬起来,Chris却用后肢勾住了我的腰侧:“别动。”他从喉咙里低低地咕哝,与此同时我听见了一阵逐渐清晰起来的脚步声。

这些人类发出的声音对我而言很陌生,他们非常小心,脚步声由于负重才变得明显,并且在黑暗的森林里没有人用那种叫手电筒的照亮工具,也没有人说话。

我在心底数着不同的呼吸声,一共有十五个,然后我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确认这些人是我从没见过的。

“也许只是偷猎的人,我闻到有火药的味道。”Chris在我耳边小声说,他的心跳声很平稳,隔着厚毛一下一下地传到我的胸腔里,这让我觉得安全,但这几天主人们严肃的神情忽然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这时那些人已经从我们身边走过,他们的方向朝着农场,我舔了舔Chris的脸颊,从他的身下钻了出来,刚想开口说我要回去让大家提高警惕,就听见那些人提到了我的主人们的名字,与“他们养的几只狗”。

我猛地跳了起来,Chris明显也听到了,他飞快地蹭了一下我的下颌,声音沉稳:“你从小路回家,我从后面跟着他们。”

我摇摇头想让Chris回到森林深处去,但他只是轻咬住我的颈侧:“你要很快,Sebby,否则会撞上他们。”

Chris是对的,我没有时间再犹豫了,转身离开的时候我忍不住又回头去看Chris,他已经走出去了一段,脚步轻捷,结实的脊背随着动作起伏,他的身影很快隐藏进了灌木丛,月光沉默地落下来。

我深吸一口气,把那些惶惑和不安强压下去,沿着近路朝农场奔跑。夜风冰凉地打透了我的皮毛,也让我越发清醒,我已经能确定他们是冲着主人们来的,那些人细小的动作声与我隔着两道灌木,像幽灵般如影随形。

再有二十步就是交汇口,稍慢一点就会与他们相遇,但我不得不小心,泥土浸了水汽,踩在上面时会发出明显的声响。

即使如此,我仍是确信自己比他们快得多,交汇口已近在眼前,我能看见农场的房子里隐约的灯光。但就在这时,我突然听见有人从树上跳下的声音——他们不是十五个人,是十六个,有一个负责探路的人正在这里等着!

那个人还没有注意到我,而我们之间不过五米的距离。我如果想先一步到农场去,不可能回头再绕,但要通过这里,就一定会惊动他。

我能感觉到自己在发抖,但即使在这里大叫也是传不到家里去的,我必须再得近一点,至少还要跑半分钟。如果想无声无息地杀掉一个落单的人类,也许Chris能够做到,可是我不行,而我也想不出更好的对策。

我加快了速度,不再顾忌脚步声,那个人听到了,他警惕地张望着,手中黑漆漆的枪反射出一点惨白的光。

就在我准备不顾一切地冲出去的时候,突然从后面的树林里传出一声人类的惨叫,随后是一阵匆忙但训练有素的上膛声,我身前这个人立刻被吸引向发生地跑去,正与我擦身而过。

救急来的如此应时,我知道这是Chris出其不意的偷袭,那一瞬间我感激得甚至想把全世界的兔子都给他,我撒开腿狂奔,却忽然听到子弹破空的尖啸声与戛然而止的狼嚎。

Chris的叫声像一道刺“嗡”地钻进我的脑袋,我猛地停下来,惯性使我在地上狼狈地打了个滚。农场越来越近,但我不可能就这样留下他。

这时候短促的吼声响彻山林。

我的眼睛里一下子溢满泪水。我咬着牙飞快地向农场跑去。

他让我跑。


·

我叫Chris,是一头狼,最近我还是非常幸福。

我一直都知道自己不是头爱好和平的狼,比起在窝里叼着小狼崽走来走去,还是厮杀围猎更能让我觉得兴奋。

实际上我也偷偷想象过Sebby和我一起并肩作战的场面,狼族中的每一对儿都要经历过战斗才能成为真正的伴侣,而我们将会是最默契的。

我们在战场上所向披靡,那些猎物或敌人在我们面前就像一颗颗愚蠢的白菜。

战斗结束后我们会一起慢慢地走回家,我们身上甜蜜的血腥气一模一样,他毛茸茸的身子挨擦着我的,我用尾巴勾着他。

但当这个时刻真正来临的时候,我感觉到的紧张竟远大于激动,Sebby神情里的担忧让我心疼得要命,我甚至想把他叼回窝里藏起来,让他永远只用考虑怎么吃兔子。

可这只是想想,我知道Sebby是一只多么有担当的狗,又有多爱他的家人。

月光明亮地洒下来,照得我的Sebby眼里亮晶晶的,我蹭蹭他的下颌:“你从小路回家,我从后面跟着他们。”

Sebby一定知道这是最好的选择,但他还是担心我,想让我回到树林里去,我心里软乎乎的,但还是说服了他,离开的时候我忍住了没有回头,希望这会让他心安。

那些人的行进速度很快,但我对Sebby非常有信心,我在后面不远处小心地跟着,并留下记号通知狼族的伙伴。

距离农场还有近一半的路程,我忽然闻到了另一个陌生的气味,我猛地绷紧了脊背,远远看到一个黑影从交汇口旁的杉树上跳下来——第十六个人!

Sebby应该就快要到达那里了。我的脑海里一时只划过这个念头,这让我整个身体都战栗起来,我从未这么恐惧过。

但万幸的是我立刻想到了对策,我猛地朝离我最近的那个人扑过去,用獠牙狠狠地穿透了他的脖颈,滚烫的血液泼洒在我的脸上,又腥又甜,他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所有的人都朝这里跑来,而我闻见极近的火药燃烧的味道。

我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把我撞飞到一旁的树干上,脊背疼得发麻,我猜Sebby一定会因此停下来,于是我用尽全力叫了一声,要他快跑。

失去意识之前我有点飘飘然地想,等我再见到Sebby,我要问他可不可以勾一下他的尾巴。

—T—

想开始努力地更新

不知自己写的是啥

— — — — — — — — — — — —

呜呜呜呜呜

请不要发射死亡光波

爱大家❤️

评论(19)
热度(199)

2017-07-16

199

标签

evanstan